清风中的华伦

【盾冬】废土生机(长篇剧情,废土架空,HE)51

👏

小熊绯:

盾冬糖,Steve画笔下的Bucky。




==第15章:安居==


“双进弹匣50,枪油20,20点的手雷2个,25的榴弹4枚,一共210点,送您两块布用来擦枪。”

装备店的武器柜台边,Bucky挑选完毕。他看着和MARK II差不多年代的手雷,有些嫌弃——九头蛇的金属球形炸圌弹比这个先进多了——但他们的点数有限,留存一点以防万一。

Steve对比了一下瓦特镇50点才能兑换的手圌枪子弹,确定了二级城市的军火价格更便宜些。看着Bucky并不是很满意的模样,他笑着安抚:“等明天出个任务,就有余裕了。”

说完,他提着这些弹圌药向外走去,Bucky则应了一声跟上了他。出了装备店,Steve征询道:“想再逛逛么?”

Bucky摇了摇头,见对方疑问的神情,简单解释道:“擦枪。”

Steve这才想起他们经历过一场大雨,连交易所大打出手时,Bucky用的也是夺来的步圌枪,恐怕早就想保养自己的爱枪了。月明星稀,他们走在因辐射而清冷的街道上,享受着夜晚的宁静。

青鸟旅店的斜对面,成衣店的老约翰眯着眼睛,看着两个穿着自家冲锋衣的男子并肩走过,一个提了双鞋,另一个两手都提着东西,单方面地侧首与前者说笑,态度亲昵,神情温暖。

想到那大小伙子抱也抱过了、腰也搂过了,自己掰是掰不回来了,还是放任自流吧……

这年轻人哟,放着软圌玉圌温圌香的大姑娘不要,究竟图啥?



回到青鸟旅店的204号房,Bucky在桌边坐下,开始擦枪。他熟练地拆卸着枪圌支,抹去少许雨水残留,用弱碱性的枪油擦拭枪膛枪管,去除火圌药的酸性残留……

在此期间,Steve也没闲着,而是取出自己的笔记本,坐在桌子的另一侧,画下了在交易所中记忆的那张爱迪生城外的地形图,并将自己方才逛过的西区绘成地图,标明了诸多店铺类型。

绘制完后,看着Bucky认真保养爱枪的模样,他便不由得想起二战时期的那次雨天掩护,Bucky冒着枪圌械进水会炸膛的危险,替自己处理追兵……他那时确实生气,毕竟自己行动前给对方发出过撤退指令,就是不愿他冒险。然而在见到对方回军营后一脸爱惜地拆开AK、彻底除水并仔细涂抹枪油的专注神情,他方才意识到——Bucky不仅冒着断后与炸膛的危险,甚至连牺牲爱枪的准备都做好了,而处于爱枪与自身安全重要性之上的,正是保他安全突围……那是Bucky的任务,又不止是他的任务。

他至今都记得青年静默地擦拭着枪膛的模样,专注认真的神情中,满满的爱惜之情凝练出一抹温柔……

他被触动心绪,运笔如飞,在空白的纸张上渐渐勾勒出了那时的场景——穿着军服的青年端坐着,仔细地擦拭着自己的爱枪,抿着的唇线彰显倔强,眼角眉梢却透着一线温柔……

一气呵成的肖像画简单却传神,Steve凝视着画中人,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只是当他不经意间抬眼,见到侧身坐在桌对面擦拭着枪管的青年时,柔和的心情渐渐变得沉静……剃须后,略微泛青的下颌透着沧桑,沉稳静默的神态更是与当初的年轻爱笑不同,他经历得太多了……

他突然想起了黑暗的地下,Bucky曾对自己说过的那番话——

【“70多年,足够一个人生老病死。你找的人,他的人生早已不在,即使你在他新的生命轨迹前拦下他,你见到的也不是当年的那个人了……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

来到地表,踏入人类社会后,看着眼前始终不离武装的青年,他第一次意识到对方口中的改变,是切实存在的。就像那条机械臂一般,旗帜鲜明地诉说着他的变化。

他不能自欺欺人地将对方视为当年的Bucky——觉得他只是失忆,等到记忆完全恢复时便能回到当年——这样的想法是对他的不尊重。接受Bucky,就该接受他经历过的一切,珍惜对方,就应该珍惜他身上的一切变化。

【“你说得对,70年了,时间足以改变一切。可我并不在乎你变成什么样,我只关心在这个过程中,你是否痛苦。”】

更重要的是,经过这十多天的共处,他比任何人都更有资格确认——Bucky的精神并未变成一片废土,他的灵魂还在发亮。

就像他一次次与自己并肩作战,冷静犀利地打破敌方的攻势,是可以放心托付后背的可靠战友。因自己受伤而情绪暴躁,又会耐心细致地替自己处理伤势……无论经历了多少事,发生了多少变化,他都是Bucky,是他的亲人、兄弟、挚友、战友,是那个跨越时间的长河,在这个陌生的新世界与自己重逢的奇迹。

心随意动,笔尖沙沙作响,笔记本上线条简单的肖像画被逐步修改,洗练的军装变成了一套黑色的束带战术服,黑色的长裤、战术靴紧跟着出现。机械臂几乎是对着眼前之人素描得来,从明暗交界线入手,以三面五调表现出立体的金属质感,最后是那颗红星……

当笔尖触碰到那悠远的容颜时,Steve闭上了眼睛……许久之后,他睁开眼,也没看向眼前的Bucky,仅是凭鲜明的记忆,落笔——中发、胡茬,微蹙的眉间有一道浅浅的刻痕,唇抿得更紧了,专注的目光中少了那一线温柔,多了几分沉稳。

当整幅肖像画修改完毕时,昔年的Bucky只留下了一个浅浅的影子,更深地则被他埋藏在了心底——自己与Bucky会朝夕相对地相处很久。他不希望对方有朝一日翻开自己的笔记本时,见到的都是对当年之人的缅怀,他不想他无法释怀。

而记忆中那个年轻爱笑的Bucky,就暂时寄存在自己这里,就像过去的自己寄存在Bucky那里一样,他们是彼此过往的唯一见证。

Steve往前翻了几页,见到了自己被霍华德从冰层下挖掘出来后,在复健期间,花了很久才完成的素描——穿着军装的青年侧颜英俊清朗,噙于唇际的笑意明净如昔,仿若点亮了整张画纸,焕发出温暖的辉光……

指腹摩挲着格外柔软的线条,Steve笑着合上了笔记本。正在拆卸榴弹发射器的Bucky注意到同伴收起了笔,信口问道:“在画什么?”

Steve咽下了一个“你”字,转而道:“地图,明天找点任务出城时可能用得到。”

Bucky颔首——他也记得爱迪生城的简略地图,与交易所中见到的手绘地图,这是军事素养。他看了眼电子腕表,洗澡、晚餐、洗衣、逛街、战斗、擦枪,一连串的事情过后,已经超过10点了。他一边抹着枪油,一边道:“先去睡吧,我很快就好。”

Steve应了一声,十多天的地下跋涉,有张床可以休息一晚确实是极大的享受。养精蓄锐,睡到明早七八点,就又能精神抖擞地投入战斗了。他并列铺好两条被子,睡在了大床的右侧。

Steve闭目养神没多久,Bucky便完成了对诸多枪圌械的保养、清洁、润圌滑与防锈。他将洗净了的擦枪布晾在阳台上,随后脱下外套、T恤与长裤,关了灯,穿着黑色的背心与白色的内圌裤上了床,钻入左侧的被窝。



==第15章:安居 TBC==

评论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