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中的华伦

【盾冬】亲爱的,这是我们的孩子!(一)

😂

柚包包:

暗搓搓上来开个新坑……


标题乱起,不是生子文,也不是ABO。不会很长,应该几发就完。


还是逗比的日常,MAU(延续美队2中一部分剧情,但没有发展到3)。


最后,还是防雷慎入……


另,政治婚姻已备好,再改改明天发~


----------------------------------------------------------------------------


1


那是一个春风沉醉的夜晚。


史蒂夫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


在梦里,他正在夜晚的楼顶上追击着冬日战士。自从那次打掉冬日战士的面罩,确认他就是Bucky以后,他总梦见他。


Bucky没有死,他还活着。


从那天之后,他一直沉浸在巨大的喜悦中,以至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有些魂不守舍。


但糟心的是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见到过Bucky,娜塔莎那一发榴弹就好像把他轰得灰飞烟灭了一样。


他想念他,他想问他为何会出现在九头蛇,为何会像个幽灵般仍保持着当年的青春样貌,他还想和他诉说这几十年的冰封沉寂,想问问他还记不记得他们曾经在咆哮突击队一起度过的那些日日夜夜。


总之,史蒂夫今天又梦见了他,他在楼顶上跑着,史蒂夫穷追不舍。


眼看就要追上他,史蒂夫向他甩出了星盾。


冬日战士一伸手接住了他的盾牌。他的眼神是那么冷漠,冷漠中夹杂着一些悲伤,悲伤中仿佛还有一点点的怨气。


“Bucky?”史蒂夫试着叫他。他不懂他那一丝怨气是从何而来。


冬日战士一回手,星盾直冲他呼啸而来。


史蒂夫赶紧伸出双手去抓,一个婴儿被他紧紧抱在怀里。


……等等!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甩出去的是个星盾!


史蒂夫慌忙抬头去看,冬日战士已经转眼消失在了夜色中。




一定是我太思念Bucky了,才会做这么奇怪的梦。


史蒂夫闭着眼睛想,嗯,是梦。


如果这个时候没有婴儿的啼哭声的话,我可能以为我已经醒了,呵呵。


婴儿嚎叫起来。


等等!


我TM现在已经醒了啊!


史蒂夫一个激灵从床上翻下来,同时顺手抄起星盾,在地上滚了一圈,摆出防御姿势。


好像除了听见婴儿的哭声外没有其他动静。


他小心的从他的盾牌后面探出头来,望向哭声的来源----


在他的床上,有一个小小的人类婴儿,正在张牙舞爪的嚎哭。


史蒂夫给自己的脸上来了一拳。


好疼……


不是做梦,确认了。




神盾局。


目瞪口呆的特工们看着美国队长一手持盾,一手抱着一个正在吃手的宝宝来上班了。


那宝宝还穿着星盾图案的纸尿裤。


除了克林特和Sam,其他人都在出任务中。


克林特用手指逗着Baby,Baby抓住他的手指,放在嘴巴里啃咬。


过一会儿,他大哭起来。


“说吧,是你和谁的孩子。”Sam严肃脸。


“我不知道啊!”史蒂夫抓狂,“我醒来之后,他就躺在那里了!”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早上睡醒能收获一个孩子的。”Sam面无表情的说。


“我也没有。”克林特哄着宝宝。


“是你和13号特工的孩子?”她上个月好像请了几天年假,Sam认真的回忆着。


“怎么可能!”史蒂夫无奈的说,“我和她手都没牵过。再说几天的时间也生不出一个孩子啊!”


“那你怎么解释?”


“我真的不知道!对了,我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Bucky扔给我一个宝宝就跑了。”史蒂夫说。


“Oh!Come on!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鬼话么?”Sam表示完全不信,“要是做梦就能生孩子的话,我已经和娜塔莎生了好几百个了。”


“……”史蒂夫无语的看着他。


“等等。”克林特突然举起宝宝说,“这样说的话,你们仔细看看他像谁?”


史蒂夫和Sam都凑上前去----


宝宝的皮肤很白,长长的睫毛下一双绿色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眨巴着,异常红润的嘴唇,还不时的伸出粉色的舌头舔一舔。


“妈的……”史蒂夫和Sam异口同声的说。


克林特一副“绝对就是这样”的样子点点头。




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史蒂夫呆坐在沙发上。


Bucky的孩子?这怎么可能?他和谁生的?不知为何他的心像沉入海底。


Sam看出队长的脸色不好看,但他以为是因为Bucky莫名的扔个他们队长一个孩子导致的。


“无论怎么样冬日战士也不能把自己的孩子扔给你!”Sam一屁股坐在队长旁边,义愤填膺的说,“就算他想起来----我是说就算,你曾经是他的挚友也不行!”


“你说,这是他和谁的孩子呢?”史蒂夫有着特别的纠结点。


“那谁知道呢,你知道,他也是个男人,也有生理需求。”Sam说,“但无论如何他应该自己带孩子。”


史蒂夫的脸皱成一团,似乎比起一早上起来多出个孩子,他更不能接受孩子的爸爸是Bucky这件事。




刚刚被克林特哄好的宝宝又大哭起来。


“天啊,快把他的开关关上。”Sam说。


“妈的要是有这种开关能拜托你来帮忙关一下吗?”克林特烦躁。


“你有那么多孩子,怎么还带不好?”Sam也很烦。


“我真想关掉你的开关!”克林特说。


“能不能别再吵了……”史蒂夫一边忍受着婴儿的嚎哭一边劝架。


“他是不是饿了?”Sam灵机一动,终于朝正确的方向迈出了第一步。


“婴儿吃什么?”史蒂夫疑惑的问道。


“很显然,他们吃披萨。”Sam说,“所有人都爱吃披萨。”


然后他已经撕下了一块披萨,尝试往Baby的嘴巴里塞着。


“住手Sam!”克林特拦住他,“他们吃奶!”


“披萨上不是有奶酪吗?”Sam不明白。


克林特正要无奈的给他解释,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把孩子交给Sam,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哪里有奶?”Sam诧异的看着史蒂夫,“你有吗?”


他盯着史蒂夫硕大的胸肌,就像要把它们盯出一些奶来一样。


史蒂夫不自在的捂住自己的胸部,皱着眉头看了看他。


“显然只有女人才有奶!”他无奈的说。


一只老处男+一只单身狗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们得去找个女人。”Sam说。


“娜塔莎?”史蒂夫尝试着提出了一个名字。


这时克林特匆匆走了过来:“听着我得走了,弗瑞的电话。如果你们实在不知道怎么办就找娜塔莎,她应该明白怎么做。”


说完他拿上他的装备,急匆匆的出门了。


Sam结合克林特的话,又想了想寡姐傲人的胸围,恍然大悟般的点了点头。




接到电话的娜塔莎很快赶来了。


“究竟什么事?”娜塔莎有些烦躁,“我还在任务上呢!别告诉弗瑞我翘班了。另外你们两个都不用出Job的吗?!”


寡姐对弗瑞的工作安排显然很不满。


“什么声音?”她说,她听到了Baby的哭声。


“你来了就好了!”Sam从史蒂夫手中接过婴儿,往她怀里一塞,“快给他开饭!”


“……”娜塔莎看着怀中的婴儿,目瞪口呆。


“我们回避一下吧?”史蒂夫建议。


二人转过身去。


“……”


“为什么Baby还在哭?你能动作快点儿吗?”Sam催促道。


“……开你妹的饭!”寡姐看着他们俩的背影,忍无可忍的发飙了。


“Come on娜塔莎,不要那么吝啬。”史蒂夫说,“要以大局为重。”


“是啊,你本来有那么多。”Sam在自己胸前夸张的比划着。


“听着,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傻。”娜塔莎简直找不到形容词,“但是女人的奶不是储存在胸里的好吗?!只有哺乳期才有奶!你们这些智障!”


两个人都惊恐的看着娜塔莎,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


“那怎么办?”史蒂夫着急。


“应该给他喝配方奶粉。”寡姐也开始尽量在脑中搜索着为数不多的育儿知识,“这么小的Baby应该不能直接喝牛奶。”


“我去买。”Sam爽快的出门了。




“这是谁的孩子?”娜塔莎惊愕的看着史蒂夫,“等等……”


她显然也注意到了孩子的样貌。


“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她惊呼起来。


“是啊,我也觉得不可思议。”史蒂夫有些失落的说。


“你是怎么做到的?!”娜塔莎惊愕的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上次她做出这个表情还是在发现Loki放出了外星军团的时候。


“什么?”史蒂夫完全没明白她的意思。


“别装了史蒂夫!”她一手抱着婴儿,一手锤在他的前胸上,“你是怎么和冬日战士生出孩子来的?”


----------------------------------------------------------------------------


TBC ರ_ರノ✪

评论

热度(8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