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中的华伦

【U.N.C.L.E|蘇美】Bunny Boy-05

😋

安陵:


  


  施萊謝爾自封蘇洛知己密友,三天兩頭邀請蘇洛出去玩,蘇洛心知說密友,還不如說是嫖友比較合乎現實狀態,他拒絕了幾次,以迷戀伊利亞不捨得和他分開為藉口。明面上他天天顧著和伊利亞滾床單,沒滾床單的時間就帶著伊利亞四處參觀遊玩,一副沈溺在愛河中的模樣。


  伊利亞早早蒐集完施萊謝爾的情報,還取得KGB支援探員的資料,他希望蘇洛快點再看施萊謝爾見面,不過蘇洛卻不急不緩,在東柏林遊覽,還淘了不少古董玩意。對現在東柏林人來說,練琴是有錢人家的興趣,麵包比藝術還要重要得多,所以蘇洛幸運地低價收購到許多琴譜手稿。其中一份琴譜蘇洛預計賣出去可以得到百倍的利潤,這讓被迫滯留在東柏林的蘇洛心情大好。


  就在蘇洛清算收穫時,服務生敲開蘇洛的門,「先生,有您的信件。」


  「謝謝你。」蘇洛拿小額的零錢給對方作為小費,拆開信件查看。


  「真是讓人敬佩,不屈不饒的精神啊。」蘇洛抽出信封裡施萊謝爾寄來的邀請卡笑說。


  這是這是他這週第三次發來邀請,這回對方態度強硬,再拒絕就不妙了。伊利亞也不容蘇洛再度婉拒邀請,他想快點完成任務。


  「讓我看看。」伊利亞從蘇洛手中接過起邀請卡查看,「你必須答應他。」


  蘇洛聽不慣他的命令語氣,故意拿話堵他。


  「我是無所謂,但你做好再次穿上兔女郎衣服的準備了嗎?」


  「我可以穿別的。」伊利亞冷冷地回嘴說。


  「那可不是好主意。」


  「為什麼不是好主意?」


  「因為我得表現出愛你的身體,而不是愛你這個人本身。」


  「愛?」


  伊利亞一臉吃到什麼髒東西的表情。


  「相信我,我也不想跟你談情說愛。」蘇洛假笑。


  「我不知道你在打什麼鬼主意,但你最好別惹我,變態牛仔。」


  「沒有比我更友好的人了,搭擋。」


  「哼。」伊利亞冷笑。


  太假了。伊利亞不相信蘇洛,這變態牛仔想玩什麼花樣,他等著接招就是了。


  蘇洛不想讓大兔寶寶表現出囂張的樣子,他早早想了一個好主意,前兩天單獨外出和他的暗線聯絡,順手在洋裁店訂了一件大紅色的挖背舞裙,今天早上隨著早餐送到門口。


  蘇洛取了放在門口紙袋,拿出緞帶包裝的精美紙盒,抽出包著柔軟紅裙的白色包裝紙。將長舞裙取出來,大紅色的裙擺如同玫瑰花瓣重重疊疊,華麗非常。


  蘇洛假笑,抖了抖手中的長裙,展示給伊利亞看,「別說我沒為你著想,搭擋,你穿這件去剛剛好。」


  「你這什麼品味?我不穿。」伊利亞一臉嫌惡。


  「你得穿,因為我想你穿。」


  他抓亂頭髮,暴躁地問:「你入戲太深了嗎?我不是你的真男寵。」


  可惜這由不得伊利亞拒絕。


  蘇洛使出殺手鐧,他得意洋洋地對伊利亞說:「我報了施萊謝爾的名號,讓洋裁店給我趕這件裙子,對方肯定知道這件事,他會很想看你穿,所以你不穿也得穿。」


  伊利亞抿緊雙唇,奪過紅裙,怒氣沖沖地衝進浴室裡換衣服。


  蘇洛得意一笑,又拿出另一個紙袋,那是他找遍了整個東柏林才找到唯一一雙鞋碼夠大的紅色漆皮高跟舞鞋。


  男人屈指敲敲浴室木門說:「親愛的,別忘了試穿你的新鞋。」


  伊利亞在廁所裡用俄文罵了一句髒話。


  蘇洛用俄文回說:「注意素質。」


  見鬼的素質,可惡的變態牛仔!


  穿上挖背紅舞裙的伊利亞在廁所裡無聲瞪著鏡子裡的妖怪,輕薄的布料十分服貼。見鬼,這個人是誰?乾脆逃走算了。  


  「快,你還在磨蹭什麼?」


  伊利亞不甘不願地走出浴室,他繃緊說:「走吧。」


  「等等。」


  蘇洛端詳他一會兒。


  「你想怎樣?」伊利亞咆哮。


  「得上一點淡妝。」


  「你給我適可而止!」


  蘇洛自說自話:「我知道你不會,正好我幫得上忙。」


  蘇洛不知從哪兒變出化妝盒,打開盒蓋,盒內赫然有許多瓶瓶罐罐。


  伊利亞用異樣的眼神看他,「你怎麼會有這些東西?」


  「用來易容偽裝很方便。別用看變態的眼神看我親愛的,偶而幫床伴化妝,還可以討對方歡心。」


  「你不用解釋。」


  解釋就是掩飾。


  「我知道你想歪了。算了,隨便你怎麼想,過來這裡,我幫你上妝。」


  蘇洛指著一張椅子,要伊利亞過來坐。伊利亞從妥協換上紅裙之後,決定放棄反抗,讓變態牛仔隨便折騰。他大剌剌地岔開腳,坐姿豪邁。


  「淑女一點,穿著裙子好歹坐得好看一點。」


  「我裝不來那種姿態,反正不管我表現得怎麼樣,你都喜歡不是嗎?」


  「你說得有道理,沒想到你比我入戲得還快。」


  「少囉唆,不要磨磨蹭蹭,要做什麼快點做。」


  蘇洛先取用化妝棉,替伊利亞拍上化妝水,再來上一層薄乳液、一層飾底乳。


  「你的皮膚很好。」


  「……」伊利亞假裝沒聽見蘇洛的誇獎。


  男人熟練地抽出眼影,用指腹沾了一點白色的眼影,要求伊利亞說:「閉眼。」


  伊利亞闔上眼睛,因為不安,眼皮輕輕的顫抖。


  用白色眼影打亮眼窩,蘇洛拿眼影筆沾了一點金色的眼影,從眼頭到眼尾淺淺地畫了一道,最後在眼尾用紅色眼影點上紅色,再描上細細長長的眼線。


  蘇洛輕輕地說:「睜眼。」


  伊利亞的雙眼輕輕顫動,當那雙略帶灰卻依舊透徹的藍眼睛直直凝視,蘇洛心跳快了半拍。


  就像大雪天的天空一樣遙遠,難以接近又令人著迷。


  他久久不說話,伊利亞不安地問:「怎麼了?」


  「沒事,還得上腮紅和口紅。」蘇洛突然不想說他有多喜歡伊利亞的眼睛,這時候說出來的話語顯得虛假。


  蘇洛用最快的速度完成妝容,迅速地收好化妝用品後猛然站起,以極快的語速說:「你準備一下,五分鐘後我們就走。」


  伊利亞疑惑看向蘇洛,對方的背影很像落荒而逃,是錯覺嗎?




  過了五分鐘,伊利亞確定那不是錯覺,變態牛仔一直不願意看他。


  伊利亞確定自己的觀察沒有失誤,尤其當他穿上高跟鞋之後,有更誇張的身高優勢,能居高臨下觀察蘇洛,當他挽上蘇洛的手臂,他更確定蘇洛怪怪的。


  難道對方打算敷衍了事,所以打算從現在開始忽視自己……也是,變態牛仔肯定不甘願幫助他,但他們明明達成協議,他如果夠聰明,就該曉得現在還不是和鬧翻的時候。這傢伙能和施萊謝爾混在一起,本就不是什麼好人,但蘇洛到底在謀劃什麼?


  伊利亞眸色一深,他不怕蘇洛耍詐,不管他要用什麼手段,總有相應的對付方法,就讓他見招拆招就是。




  他們一下車,施萊謝爾竟然從俱樂部裡出來迎接。


  施萊謝爾熱情地招呼說:「我親愛的朋友蘇洛!你今天好嗎?」


  對方不顧參謀軍士長的身份,親暱地和僅僅是商人的蘇洛擁抱一下,還大力地拍拍他的肩膀。


  蘇洛以同樣的熱情回報,客氣地問候說:「我過得很好,你呢?施萊謝爾大人。」


  「別這麼生疏,你可以叫我埃里希。」


  蘇洛只笑,沒有真的冒冒失失地直呼對方的名字。


  施萊謝爾偏頭打量盛裝打扮的伊利亞,尤其關注重重疊疊裙擺遮掩的結實好看的乳白色小腿肚,視線來回掃視,片刻後他稱讚蘇洛說:「你的眼光真好,挑的衣服很適合他。」


  「您過譽了。」


  「先進去再聊,今天我們包下了整個俱樂部,我一定要介紹我的朋友們給你認識。」






TBC

评论

热度(10)

  1. 清风中的华伦安陵 婪 ➤「愛財曰貪,愛食曰婪。」 转载了此文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