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中的华伦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红尘梦:

《惘局》




那一瞬间。一个名叫叶朝枫的人,惊觉展昭那入了骨髓般的寂寞。


而这寂寞,不为人知。


从来不。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也许……我可以为了你,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


“但是你呢……”


叶朝枫突然转身,头也不回地毅然离去了。




这一刻,如果灯还亮着,必定会见到他的脸色——从未有过的,灰败惨白。


原来,灰飞烟灭也只在瞬间。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微风轻轻拂过这本该拔剑弩张的画面,两人却只都是收敛了自己的心事,埋藏住自己的情绪。


两人用一种相同的,淡漠的语气互相询问,互相打着机锋。


却不知,一种悲哀浮与表面,却沉淀心底。




这样一对戒指的诞生只是为了将背叛和计谋联系起来。是一个人曾经通敌的罪证和另一个人曾经身份的代表。


相互利用的两人都无法将它们毁掉,只能以不同的方式隐藏它们。


但最后,两枚戒指被同一个人拿到。


一个也许最懂得背叛和计谋的男人。




……如今局已破,子又弃之何妨?!


也许只有他自己才不知道,那原本神采飞扬的笑,在那一瞬间,勾勒出了苦涩的滋味。




平安,宁静,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蓝色的蝶相互追逐嬉戏飞过草丛,欢扬轻舞却不留下任何痕迹。


但凌厉绝诀的蝶衣,果真能远去不留痕吗?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破阵》




……缘散缘聚,如同天上的一缕云,灭了再生。


天高云淡,却是永远也触不及。


……缘灭缘生,就像深海的浪,去了又回。


潮起潮落,却永远也掬不起。




有诗说“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


但随同轻舟驶过的,只是万重山而已,不是猿声。


如同烟云流水般过往的,也只是往事,不是人心。


不想被遗忘,就只能在灰飞烟灭前竭力在“心”上留一道痕迹。


最深的痕迹若不能是爱,就只能是伤。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其实早就有一道无形不可破的墙,将他们彻底隔开。


在很久前的那个夏天……阳光明媚的蝉声中,透明的笑容下就已经注定了。


往事已矣,不堪回首。




他恍如隔世般忆起的,是一张曾经同样疲惫憔悴的脸,是一双说不清到底是冷酷还是温和的琥珀色眼睛,是一个如天空般变幻莫测的人。




这个世上有的人……是不能够认识和遇见的。一旦有开始,一辈子恐怕就再也无法挣脱。




鱼不管怎么挣扎……也逃不出网的手掌心。


不是还有句话叫做‘鱼死网破’吗?


如果是那样……双方也太笨了些。何况有的鱼,也许是心甘情愿冲到网里的,它舍不得破网而出,所以……到死也不会有出路。




故人早已逝去,但昔日话语犹在耳边。他终于明白,老天为所有孽缘安排的出路,果然只有一条。


缘,从鱼陷开始。孽,以网破终结。


只是不知谁是鱼,谁又为网。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曾经在同样的疏落阳光下,他抱拳一笑一施礼。温和地,镇静地摆下对弈中的第一枚棋子。


曾经在同样的斑驳树荫下,他横剑一挥一冷睨。残酷地,决然地终结已大获全胜的那场局。




槐树为鬼木。它的真正美丽,是要用自投罗网来换,是要用一世的珍贵幸福来买。是要人亲自,走到树下来领略……那风华绝世的寂寞和怨。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什么是决裂?什么才是缘灭?既已决裂,为何缘份还固执地不灭?


若猛然将头上的魏紫牡丹狠掷于地,为决裂。那死死蹂躏挤捏它直至深紫色的汁液染了一手,才是缘灭。


若心不死,意不绝,念不灰,缘便不灭。




白玉堂有些伤感地发现,注视着这一切的展昭,他那双清澈的乌亮瞳孔里,竟然会浮现温和的欣慰。


甚至有一丝如同随风潜入夜的细雨般,察觉不到的喜悦满足。


淡淡的药香传来,原来他的“幸福”,只需要如此简单明了,如此暧昧模糊。




有人曾经对他说过,“或许从那第一眼起……就心甘情愿落入掌心……痴迷着不肯远离……”


他重复了这个人的行为。他甚至像他一样,也坐了下来,槐树的阴影迅速将他笼住,有槐花迎面簌簌落下。




他竭力抬起头,忽然想再看看这个绕到自己面前,站得很近的男人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既不再戒备,也不再痛恨。如同对着当年那个……站在初夏的树荫下,对他微微一笑示意的叶朝枫。




眼见展昭又抬起满是伤痕的手臂,颤微着档在额前,竭力向自己看来……


事已至此……你还要看清楚什么呢?


已经不会有比今日此时更深刻的清晰,我定要,让你明白。




还梦到了什么?


还能梦到什么?


依旧是草长莺飞,平湖如镜,水绿似茵而已。


温文尔雅的南国。


像极了温文尔雅的那个人。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那些温和笑容,那些暗忖思量,那些剑锋上殷红的血泪,那些阳光下苍白的飞花,原来一个一个,都凝铸成脚印。


离世前,要由离窍的魂魄一一拾起——先去你的江南,再回我的塞外。






《十年》




可纵使如此,我也无法让自己去恨阿爹,我怎样心底都是喜欢阿爹的。


或许,


或许,这点,我就像我父亲一样。




或许,温文尔雅的骨子里是倔强。


阿爹自在汴京第一次领略到这温文尔雅下的刻骨倔强,便迷恋了二十多年。




他悒郁而亡,他坚持不肯让自己融入享受和幸福中,他没有别的办法抵御那种甘美毒药一般强烈的情爱。


我第二次回来的时候,屋舍空空再也无人居住。只是在屋后多了一个坟冢,无字无碑。那墓上长着淡黄的野菊花,在阳光下开得如淡定的微笑一般。


我一下跪倒。


握在手中的新土是湿润的,


树荫的光斑晃动,风吹起树叶沙沙作响,好像又听到阿爹在对父亲低语:上穷碧落,下至黄泉,我都……


我都……不会和你分开。




我从来没有如此痛恨过为什么自己是个瞎子。


如果我不是双目失明,就会知道当年途经“香雪海”,那一朵殷红的梅花,只是飘落在冰冷的瓷坛子上。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我……我……恨你!”终于他咬牙含糊地断续挤出这话。“永远……也不原谅。”


“是吗?”那个他痛恨无比的人在他耳伴也咬牙冷酷地说道,“既然如此那就恨得更彻底些!记得是永远!”




香炉里的清烟袅袅散出,殿里一片沉静。他如同中了什么蛊毒一般贪婪地只想享受这刻时光——他爱的人,就在身边,近在咫尺。


而且……想到这心中更加愉快。而且,今后他也将在他身边。


这就够了。


他知道自己不会放开他。甚至带着一丝狠辣凶残的意味,他坚定地想,昭这辈子,都休想,休想离开。


这,也就够了。




展昭站在门口,怔怔地望着南边。


那方向,是来时的路,是故国,是乡土,是再也回不去了的前尘。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背影渐渐地远去了,只留一树空寂的白梅伫立在殿外。


须知它这一辈子的绽放,始终都没换来任何一双一对幸福的有情人,于树下眷顾怜赏。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这是一种近虔诚的温柔,细细碎碎地,不时停留在他的唇上。因为这带着压抑温热的吻,他才察觉到原来自己的唇是凉的。




展昭疲倦非常,但感到口中有异动,潜意识中再次不服输般咬下去——可他已根本没什么气力,充其量更像出世不久的小猫在吮吸。


这抗拒的动作换来的还是一个吻,一个温柔地落在他额头的吻。






《人间四月天》




很多年后,公孙策还能清晰地回忆起这个东京汴梁四月的阳春日,在开封府衙上做窝的燕语呢喃声,和那双深黑色,带着义无反顾走下去坚毅神情的眼睛。




最后他押解一干盗窃案犯回汴京时,满街纷纷扬扬的枫叶正红了一地。无可躲避地,竟然有一片温柔地拂过他的脸。


他毫无戒备,失神了一瞬。


夜里,展昭独自坐在开封府高高的屋脊上,凝视着空无一人的寂静街道,枫叶满地,冷冷的霜泽满地。


原来,那个温暖的四月下午,在温和微笑着说话的时候,那人已明白他们没有一道看金秋枫叶的一天了,他是在对他暗示一个残酷的结局——


“还有……我喜欢枫叶,因为它们不屑等到残枯衰败了才离开枝头,而是在察觉寒冬即将到来前全身而退,决不留恋。”




庭院里也是一派精心修饰出的风景。耶律晁锋以移植来的树木花鸟鱼虫,伪造了一个四月江南在他眼前。


这梨花雨,杨柳风,啼春翠禽,木兰双桨,是不是连它们都对这片北国土地妥协了?


展昭闭上双目不愿再看。




他张嘴,可他的本能比他的理智快一步,就像十年中的每个被诱惑的夜晚一样,就像要报复从前青春岁月那么多年里,理智一直居高临下地压抑所有本能感情:


他不经思索生怕反悔般再说出来的依旧是……


“带我……回江南。”




他的唇灼热坚定固执非常,仿佛一直吻进心里,让展昭不知如何是好。


为什么……难道终究还是熬不过,还是被他得偿所愿了?


一个人眷眷恋恋地吻着;另一个人茫茫然然地想着。


旷野星空下的策马狂逐就是他的在劫难逃;梵唱佛号前的坦然对视还是他的在劫难逃;树荫底久远的微微一笑竟也是他的在劫难逃。


原来,他是他熬枯了也渡不过的劫难,他始终无法要他还来一个公道。




他运用无数计谋,最终让他陷落在辽国,其实他也可以单凭一句话,便让他陷落去那个遥远的江南。


这样,他们就终于扯平了。




叶昭古代系列中我喜欢的那些句子 - 凝儿 - 红尘梦

评论

热度(11)

  1. 清风中的华伦红尘梦 转载了此文字